Logo
今天是:
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
网站首页 文祖仓颉 非物质文化遗产 文墨之家 专家论字 艺术长廊 仓颉学院 旅游在线 论坛 项目开发
网站简介 商铺直达 仓颉文化研究部 新闻时讯 会员管理 在线服务 仓颉艺运 饮食文化 博客 在线祭祖
热门新闻
最新商品
文墨之家
汉字简繁的美与累:親不见愛无心 可黑还是黑
2013/12/11 13:27:11

      中华仓颉文化网讯:今年7月,香港演员黄秋生的一则“在中国写中文正体字居然过半人看不懂,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”的微博,再次引发“汉字简繁之争”的激辩。一时间,专家阐释,网友吐槽,观念交锋,众声喧哗。


      汉字由繁入简影响了几十年来的大陆民众的生活,“汉字简繁之争”也是由来已久。繁体字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其所承载的文化价值不言自明。但是在与大陆民众隔离了将近一个世纪之久以后,当人们已然因为电脑录入而提笔忘简体字的今天,繁体字的位置似乎越来越神圣,也越来越尴尬。


      究竟是汉字之美,还是汉字之累?面对这场论战,大陆与港台民众所表达出的不同心声,确乎可以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审视一下“汉字简繁之争”背后所直指的两岸面对传统文化的复杂心态。


      简体字引发的连锁反应


      黄秋生说,自他发表那条微博以后,“第一天就有几千条回复,第二天回复达到一两万,第三天所有网站竟然都在讨论这个事情”。“我完全出于一种好意,没有一丝说简体字是低等的意思。”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,他表示繁体字是中国文化的钥匙,但自己更常使用的是简体字。当需要研究中国文化和看古书时,简体字是不够用的。现在,那条引发论战的微博虽然已被黄秋生本人删除,但是讨论的余温却未散尽。


      前不久,网上曾有一段著名评论,常为网友作为拥护恢复繁体字的理由。


      汉字简化后,親不见,愛无心,產不生,厰空空,麵无麦,運无车,導无道,兒无首,飛单翼,有雲无雨,開関无门,鄉里无郎,聖不能听也不能说,買成钩刀下有人头,輪成人下有匕首,進不是越来越佳而往井里走。可魔仍是魔,鬼还是鬼,偷还是偷,骗还是骗,贪还是贪,毒还是毒,黑还是黑,赌还是赌。


      这段话虽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简体字一定不如繁体字,但多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汉字简化后对于汉字审美意蕴的消解。著名文化评论人、台湾佛光大学艺术学研究所所长林谷芳曾表示,汉字作为语言思想的载体“具有表征意义”,同时,“它还是一种文化,一种美感的存在”。


      因此,汉字兼具 “实用功能”与“美感功能”,“这是汉字最特殊之处,也是我们文化的骄傲,这两者必须兼具一体,中华文化的传承才不是割裂的”。比如,“阅读原典古书,你一定要在整个氛围上回到过去。而读简体字,你就是无法回到古人的美感。”这一观点得到了很多网友的支持,其中包括在南京上学的台湾人李常生。


      台湾人谈繁体字与简体字:繁体字帮了我的大忙!


      李常生是一位地道的台湾人,目前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班,自1988年开始,他就在大陆“做生意、搞房地产、做城市规划”,每年“总是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住在大陆”。他说,看到大陆经济的崛起,他也感到骄傲,但是想到大陆文化的现状,就会“脑袋发麻”。


      为了便于李常生阅读,《中国新闻周刊网》记者在发邮件的时候先是写好了文本,然后通过转化软件将简体字转成繁体字再发送,这一做法得到了李常生回信的一再肯定。“礼尚往来”,李常生在回信的时候也会用简体字与记者交流。


      谈到如何看待汉字简繁的区别时,李常生说,幸亏他在台湾学的是繁体字,才敢考南京师大历史系,因为历史系必然会多使用繁体字,“如果我生在大陆,原先学建筑、城市规划的,不懂繁体字,那就没有办法考历史系的博士班了”。


      谈到是否支持汉字由简入繁的问题,李常生认为尽管自己非常拥护繁体字,认为繁体字才是传统文化的精髓,但是并不支持强制恢复繁体字,应该“认繁写简”。最好“从中学或小学起,要有一门课是让学生练习认识繁体字,过了一两代,大家对繁体字的印象深了,再来讨论是否全面改回繁体字比较好。如果无动于衷,继续全面使用简体字,我并不十分赞成此意见。”


      在采访中,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系研究生高博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网》记者,他在去台湾交流的一年中,深刻感受到自己不认识、不会写繁体字,是多么“丢人”的一件事。刚去台湾的时候,高博说自己一开始写简体字问路,“人家倒也认识,不过不知道是自己敏感还是什么,总感觉那些人没回答之前总是先撇撇嘴,然后才耐心地告诉我那些地方该怎么走”。“后来我要是问路,都得先查字典,在纸上歪歪斜斜地写好繁体字”,然后问路的时候就不觉得“丢人”了。


      较之上述几位采访对象的“温和”,网友的反应似乎不那么“淡定”。要么是“干脆回到甲骨文得了”的意气之论要么彻底否定大陆教育制度要么走“修正”路线,从黄秋生的知识错误开始纠正。


      今年7月22日,人民网强国论坛邀请了语言学家江蓝生和天津市侨联副主席潘庆林,就“汉字简繁之争”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。江蓝生一开始就纠正了黄秋生的一个概念性错误—“黄秋生把正体字和繁体字画了等号,实际上这二者并不相等,繁体字是对简体字而言的,正体字是对异体字而言的。”

“简化字占汉字总数的比例并不大。在日常使用的文字中,简化字大约占7000通用字的31。如果按现代汉语词典收录13000多个字算来,简化字只占17。独体简化字有482个,偏旁类推得出的有1753个,加起来在内地推行的简化字有2235个,在这之外的那些汉字叫传承字,就是台湾所说的正体字,这些字是两岸四地共同使用的。”


      对于专家这一说法,有的网友直言,“的确,简化字所占比例只有三分之一,但是这三分之一的利用率高啊,剩下的三分之二都不怎么用,还不是和完全简化没什么区别”。


      传统文化该由谁传承?


      其实,汉字简繁之争由来已久,这次只不过是由黄秋生的微博再度引发,面对黄秋生的“有点过”的言论,不少网友的评论却充满火药味,甚至还夹杂着对黄秋生本人的人身攻击,瞬间,一副敏感、脆弱的文化自尊心展露无遗。有网友力挺黄秋生,认为“真正反映华夏文明在大陆死去的不是大陆人看不懂正体字,而是在于黄秋生说了这句话之后人们可耻的反应。”


      中国传媒大学颜浩教授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网》采访时表示,这个由黄秋生微博引发的争论,看上去是简体和繁体之争,“事实上关涉的是如何看待传统文化的问题”,这主要是“在一个转型时代面对传统文化的困惑”。近几年,大陆提倡汉服、提倡传统节日等,这些碎片化的措施,未尝不是一种我们在传统文化面前的手足无措。


      大陆经济近年飞速发展,国人的民族自豪感也增加了不少,但是每当曝出大陆游客境外游的不文明行为,国内缺乏助人为乐的义举,当别人批评我们没有素质、缺少传统文化的时候,那种因GDP提升而增加的民族自豪感泡沫就会顿时溢出。为什么大陆对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会如此“缺位”?


      颜浩教授认为,中国经济突飞猛进地发展,但我们却发现离自己的文化越来越远,“一追溯发现,早在五四时期就被割裂了”。经过这60年的翻天覆地的改革,传统文化传承出现了裂痕,以至于大家都不知道传统到底是什么了,只能捡一点零碎来奉为传统。为何港台民众现在开始提传承传统文化的话题?


      华南理工大学刘起林教授认为,“这表现出了港台地区在面对经济发展的大陆时的复杂心态”,当他们发现经济现在经济增速不如大陆,就转而开始“以传统文化的传承者自居”,在这一点上,“港台民众的心态是相似的”。


      这次网民表现出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。大陆草根一族一方面排斥权贵、憎恶贫富差距、呼唤和平友爱,但同时又膜拜金钱、喜欢炫耀、缺乏善心。李常生向记者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,他说,前几年东南大学的一位年近八旬的教授到台湾讲学,有一次老教授刚走出校门,发现鞋带没系好,因此蹲下身来系鞋带,立刻就有两位年轻人到他跟前来扶他,问他发生了么事,是否需要帮助?这件事让这位老教授“大吃一惊”。


      还有一次,南京下大雨,李常生在东门车站户外阶梯上摔了一大跤,有三五分钟爬不起来,旁边很多人围着看,但是没有人来扶我一把,“让我很吃惊”。李常生说,台湾学生从小学的是“忠孝仁爱、信义和平、礼义廉耻”,“这十二个字在台湾普遍看的见,在大陆要去搜寻,不容易看的见”。


      中国最古老的文字出自大汶口文化出土的一件黑陶尊,器表上用硬物刻了一个符号上端是一个圆,像是太阳下端一片曲线,有人认为是水波海浪,也有人认为是云气最下端是一座有五个峰尖的山。


      自那时起,汉字就开始承载着中华文化传承的要义,而从它变化出的繁与简,又映刻出时间的更迭与文明的进步,更重要的是,文字背后的文化心态,何去何从? 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编辑:中华仓颉文化网     扬歌    http://www.zhcjwh.com 

 

 

 

备案许可证号:陕ICP备15001352号-1
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:中华仓颉文化网 联系我们
网络实名:仓颉 通用网址:仓颉文化 联系电话:0913-6163699 6163799
本站由仓颉文化公司监制(陕.15001352)

陕公网安备 61052702000116号